甜豆不甜

造糖AI

【博君一肖】装乖


*大概就是个傻白甜校园(师生)恋爱故事

*8000+一发完 HE

*有些过于明显的私设,欧欧西赖我



01

王一博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开着他的拉风摩托车上学了。

倒不是人犯了什么事,毕竟大学半开放式校园也没有明令限定学生出行该选择怎样的坐骑,更何况王一博开着个一脚能蹬上300的街车却只是以20的速度在校园里缓缓滑行,遵纪守法得很——在双道斑马线前还会文明礼让的那种。

这事儿其实说大也不大,偏偏就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原因无其,蹲守停车场想吸取一日精神食粮的的一众学姐妹们有一天没有等到她们的机车小王子,登时不管合理不合理的幻想推测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从最简单的类如“会不会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的意外论发展成了“学校终于动手了吗”的阴谋论,直到被他人告知她们在等待的主人公今天是走路进的校门。

这不就是锤了吗?王一博三年来试过走路来学校吗?再不济他可以玩滑板上学啊!他就是被针对了啊!

 

短短一周,舆论在小圈子里愈演愈烈,当事人本人一贯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爱八卦也无心八卦,自然是不会知道自己已经被安排上了108种不能骑摩托上学的原因,他一如既往地上课吃饭打篮球,一如既往地收情书。

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了,在王一博眼里也是有的,有且有两件。

第一件,学校从上周起突然新增了艺术选修课程,这意味着很多像王一博那样周五课表全空的学生要被迫留下来进行艺术的熏陶。

比如现在。

第二件,就是他一起上课吃饭打篮球,但是不一起收情书的那位同学A,已经对着他欲言又止整整一周了。

王一博是有点迟钝但又不傻,次数多了终于也忍无可忍,争在同学A无缘无故挑起话题又再次打退堂鼓之前抢过了话语权,说你到底有什么问的开口吧。

同学A:“……其实也没什么,就我女朋友想托我问一下博哥你摩托车呢。”

王一博:“?”

就因为这事儿?

疑惑过后王一博看着同学A想说你小子看不出来啊还找了个兴趣爱好这么有品味的女朋友,但是想了想别人的女朋友自己也不方便多加评论,他顿了顿,收回了视线,淡淡地回答道:“拿去保养了。”

同学A后来又说了几句什么王一博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因为负责他们周五美术鉴赏课程的老师已经推门进来了。

坐在前排几个性格外向的女生笑嘻嘻地叫了几声“肖老师好”,而被叫做肖老师的人站在讲台上一一回应,满脸春风,还和她们交流了几句上一节课的体会心得。

我下节课也要坐到前排去,王一博想。

 

在得到前线线人的认证后,轰轰烈烈了一周的话题终于渐渐地平复了下去。

但是没有人知道王一博撒了个谎。

自上周第一次美术鉴赏课,王一博就觉得来上课的肖老师是真的好:人好看,声音也好听,讲课也很有趣,有时讲得激动了,带着师长的威严,叩叩地轻敲着黑板,目光如炬;有时候又像邻家男孩,和学生们笑成一片。

王一博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笑起来甜甜的也很好看,嘴角的弧度好看,他还留意到了他嘴边的那颗小痣,都好看,想多看看。

他没由来地想要和这位肖老师亲近,也没由来地就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表现得更乖巧些,才能和肖老师走得更近。

怀着这样的想法,王一博当天就决定,从下周起,他的爱车就要从校园里退休了。

不过也不是不骑了,爱车如命的王一博脑子一动想了个法子,他特意查了一下,离学校最近一公里左右有一个停车场,还带顶的,下雨天都不愁。

他可以把车骑过去,再走去学校,这样一下子就解决了两个问题。

王一博想:呵,不愧是我。

 


02

最近天气阴晴不定得很,明明早上还阳光明媚,临近下班的时候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已经走了,只剩肖战一个人站在窗前一脸无言,心里嘀咕着早知道今天早上就开车过来,现在要是骑着他那辆自行车回去,怕是前面的篮子就算有孔都能给水满上。

况且他也没有带伞,真是失策。

他转身回到座位上,随手捞起养在桌上的小龟,对着它抱怨道:“爸爸现在也不能回去了,就剩你了呀。”

小龟被肖战捧在手里晃来晃去,吓得整只缩进了龟壳里,这一举动倒是把肖战无奈笑了,他摇了摇头,又把它放了回去,“你都不说话,你好歹陪爸爸……?!”

他随意一瞥,看到王一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办公室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手上明明是一副正要敲门的样子,肖战却很肯定对方根本没有真的要敲门的意思。

而且估计还站了好一会儿了。

“肖老师。”王一博先出声打了个招呼,几步走近,“你还没走啊。”

“王同学。”肖战不甘示弱,模仿着句式反问道,“你不也还没走啊。”

“我准备走了呀,看见这儿有灯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就见到只有肖老师一个人辛勤加班的画面。” 王一博面不改色,从善如流,“肖老师果然很值得我们学习呢。” 

“王一博。”肖战有些咬牙切齿,“又开始了是吗?”

王一博闻言笑了笑,没搭话,但这一笑倒是让肖战觉得心都不由自主地被吊了起来。

 

自从肖战当上了王一博选修课的老师后,两个人就渐渐地熟络了起来,这其中少不了王一博上课雷打不动的第一排,以及大大小小数都数不清的课后问题的助力。

不夸张的说,明明课程一周只上一次,肖战却觉得自己一天能在办公室见着他五回。

其实肖战认得王一博,在成为他选修课老师之前就认得了,毕竟凭王一博的长相身材搁在人群里怎么看都是出众的,也会从别的学生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受欢迎程度不言而喻,更别提他还每天骑着他过分引人注目的摩托车——以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骑着的那种。

肖战以为王一博会是个骄傲又带着叛逆的人。

所以当王一博在课堂上总以坐在第一排认真听讲的态度向自己示好时,说不吃惊是假的。

往后越多的接触,肖战便越觉得自己在时刻更新对他的认知,王一博其实很努力,无论是在课业上还是在为人处事上;他有时候又会带着点和外表不符的孩子气,会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笨拙行为;他确实常常没有什么表情,但不代表他冷漠或者不通人情,相反的,他的表达总是单纯又直接,他想待你好,甚至不会对你设防,用完全袒露自己来表示自己的信任,来表达善意和真心。

等到了他俩在私底下已经相熟到可以互相调侃对方为“老肖”和“老王”的时候,肖战实在不得不反省自己犯下的以貌取人的错误。

 

“战哥?”听到对方的叫唤,肖战猛地回过神,看到王一博皱着眉,用手在自己面前摆动着,“你要一起回去吗。”

“啊?回……回哪儿?”肖战一时还有点懵,呆呆地眨了眨眼。

“去地铁站,你不是没伞,我送你一程。”王一博说道,“还是说战哥你想骑你的女式自行车回去……”

“够了啊,什么女式不女式的。”肖战打断了王一博即将出口的调侃,顺势还拍了一把他的肩膀,“我觉得挺好的,我包还能放前面呢。”

王一博没再反驳,但肖战偏偏余光瞄到了他抿着唇和微微上扬的半边嘴角。

让你笑,让你忍笑,你最好给我忍好了。

肖战呼了一口气,对着王一博往外走的背影默默叨叨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对方:“等一下,王一博,你那摩托不拿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肖战觉得他面前的身影肉眼可见的突然僵住了。

“什么摩托?”王一博好一会儿才转过头,神色如常。

“……就你停在一公里外停车场的摩托啊,不……不是吗?”肖战小心翼翼地提醒道,这次他是看清了,王一博不仅真的僵住,就连同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难以言喻,“……我那天骑车路过,正好看到的。”

王一博这次反应比刚刚还慢些,他似是想了想才回答道:“明天再拿吧,这么大雨我也骑不回去。”

肖战一想也有道理便没有再问下去了,而且比起这个事情,肖战更介意的是王一博看上去有点奇怪。

不过直到他在地铁站和对方挥手道别,坐上了反方向的地铁时,他才终于意识到,王一博刚刚看上去奇怪是为什么。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王一博看上去,好像是有点难过的。

 


03

王一博在周末找肖战约了个饭,理由是自己上一回大爱无疆雨中送伞的行为值得嘉奖,让肖战来陪自己打个火锅也实属应该,微信那头先是颇为无奈又好笑地连声应好,过了两分钟后发来了一个“?”

--王一博你逻辑别是体育老师教的吧,帮人家忙还要请别人吃饭,出了社会被骗了怎么办啊?

王一博发了几个应和的表情包,心里却想着到底谁更容易被骗。

况且王一博也不是真傻,只是自己煞费苦心每天把摩托车停老远这件事被针对的当事人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种心虚又挫败的感觉。

 

或许是更显随性的打扮的原因,肖战今天看着比在学校还要显小,站在王一博身边也没看出那六年的年龄差。他一上座就很体贴地点了个鸳鸯锅,完事儿了还美滋滋地对王一博扬了扬下巴,一副讨要夸奖的样子。

王一博自然没有如他所愿,更是在锅底端上来之后一边对那头红油滚滚的麻辣锅表达自己的排斥,一边把餐具划分出了三八线。

“一博,用不着这样吧?”肖战对这番操作好不惊愕,故作不满,“好歹我是你的老师,吃个饭怎么还划分区域呢?”

王一博面无表情地抬眼,看见肖战不自觉地鼓着腮帮子瞪他。

刚摆得整整齐齐各居两地的餐具们又被弄乱了。

肖战看上去对这个结果颇为满意,又扬起脸给王一博留了个大大的微笑。

王一博看着一愣,随后移开了视线,放下了筷子。

“关于摩托车那个事情,”王一博声音很小,但肖战还是听到了,“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肖战:“?”

王一博没等肖战做出反应,继续说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师你……的课,也想和你打好关系,怕你觉得我看上去像坏学生,才把它藏起来的。”

肖战听完,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先从哪一点来解释比较好,他缓了缓,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他一脸认真,眉头微微皱着,双眼透出了不容质疑,“本来兴趣爱好这事儿和人的品性好坏与否就没有必然联系,况且我们相处了这么久。”

“你是怎样的人,我自然是清楚的。”

“而且无论你是怎样的,我都会喜欢。”

 

王一博:“……”

肖战:“……”

“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师自然不会对学生有偏见,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老师。”

“况且你车都骑了几年了,谁不知道呀。”肖战小声地补充道。

“你之前就认识我了?”王一博敏捷地抓住了重点。

“算是……认得出来?”肖战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从咕噜起泡的红油汤底里夹起了一块刚烫好的牛肉,作势就要送进王一博的碗里。

王一博被这突然地袭击惊吓到,身子猛地往后一仰,手下意识地扣住了肖战伸过来的手腕。

肖战手一抖,那块还夹着辣椒片的牛肉,不偏不倚,扑通一下掉进了清汤锅里。

肖战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慌失措,他挣开王一博本就没有用力的禁锢,想着赶紧把肉夹出来。

可是他却忘记了他那双筷子同样沾满红油,往锅里这么一搅和,整个汤底都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

“……”

场面这就有点难看了。

肖战哈哈讪笑了一声,已经不太敢看王一博现在的脸色了,他眼疾手快地把翻腾在最上面的麻辣肉片夹了起来,另一只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鼻子,讨好地从下往上地看着对方。

“那个……我本来是想吓唬吓唬你,没想到……你别生气!要不换一个锅,换一个锅也是可以的!而且罪魁祸首我已经抓到了,你看,在我手里,任你处置,别生气,行不行?”

肖战容易受惊,王一博是知道的,他慌张的时候表情会很夸张,眼角会无意识微微泛红,但是不会很狼狈,在王一博眼里甚至满满的都只有可爱,像一只兔子。

王一博没有说话,面无表情,怪吓人的,就这么定定地盯着肖战,然后突然又抓住了肖战的手腕。

肖战一瞬间以为王一博要动粗,还没来得及求救,就被接下来的事情惊得愣在了原地。

他看见王一博就着他的手叼走了他筷子上的肉片,不知道是辣的还是什么原因,王一博的脸颊到耳尖都泛着红。

然后他听见王一博说“我也是。”

“而且无论你是怎样的,我都会喜欢。”

 


04

王一博又重新骑着他的拉风摩托车上学了。

一众学姐妹们振奋不已,奔走相告,早早抵达停车场前线祈求可以重新得到精神食粮的滋润,无奈左等右等,却迟迟不见男神搭乘着他的专属坐骑抵达,就在她们困惑不已,心力交瘁之际,又被人告知他们在等待的主人公把车停到了教师办公室的楼下去了。

散了吧,人家停车正常,若是无故长时间停留聚集,被主任下楼直接一锅端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事人本人对这些事情依旧毫不知情,一整天只在同学A那里得到了“博哥你车终于保养好啦?”的关心,王一博本来还心存疑惑,转念一想A的女朋友之前好像也喜欢摩托车来着,这样看来,A会关心也不奇怪。

被提到自己的车子,王一博又想起来早上到学校的时候,肖战那辆多次被他拿出来做故事的女式自行车已经安安静静地停靠在了一边,其实肖战挺高的,但骑上去一点都不违和,不会突兀更不会显得娘气,反倒是青春得很,和肖战本身柔和的感觉相辅相成。

他突然忍不住幻想如果肖战也对摩托车感兴趣那会是什么样子,王一博也说不上个准确,但就是觉得会适合,一定会适合,肖战好像就是有那样的魔力,什么东西放在他身上都可以被完美地融合消化掉。

就是不知道如果自己提出来了他愿不愿意学,王一博想。

 

晚上是王一博同学的生日,男孩子们的聚会无非就那几个地方,思来度去同学B选了一口碑还不错的酒吧,王一博本来没想去,硬是被同学A“不喝酒也行难得聚聚不要缺席”给忽悠了过去。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谁也没有带自用交通工具,挤两辆滴滴里闹哄哄地就走了,到了目的地王一博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就这么被拉了出来,还没跟肖战报备。

虽然王一博看上去玩心很重,但他确实不常来这种地方,他把同学们打发了进去,又想着要不要看看四周有什么特别点的建筑,万一等一下还是需要肖战来拉人,也方便他找。

不环顾不要紧,一环顾,王一博一眼就看到了酒吧对面街有个熟悉的背影——那一看就是一群机车发烧友的聚会,而那人站在里面,身材高挑,牛仔裤配着马丁靴,依靠着的车身在黑暗里透出了幽绿色的光。

王一博第一个念头就是,果然就算是放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看着也很适合。

他这么想着,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停留在通讯录页面的电话就顺势拨出去了。

如果说刚刚还能心存侥幸地觉得自己认错了,那当王一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拿起手机,耳边传来接通的声音时,他有种气血冲头的感觉。

他不可自控地往对面走去,听着肖战的声音同时透过电磁波和空气各自传进了两边的耳朵,听着他说:“一博,怎么啦?”

王一博已经走到只离他一步之遥,他放下了手机,叫了一声“肖战。”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这样叫他,他会在上课时叫他肖老师,打闹时叫他老肖,平时会叫战哥,但是这么连名带姓地,应该就是第一次了。

他看到肖战错愕地转过了头,眼睛瞪得老大,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肖战的嘴巴似是动了动,但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肖战。”王一博又重复了一遍,任谁看都知道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肖战慌忙地拉住了他的衣袖,王一博不挣脱也没有理睬,眼睛只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车,声音里隐忍着无法压抑的怒气。

 

“你有这么好的车,为什么从来没告诉我。”

 


05

肖战在转头看见王一博怒气冲冲的脸的时候,脑子瞬间就当了机,一片空白。

他想问你怎么在这里,想说你不要生气,想让他听自己解释,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都跟碎石一样卡在了喉咙里,有种割得喉咙生疼的错觉。

偏偏王一博在这时候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

怒意是那样的明显,听得肖战差点就掉了眼泪,他终于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紧紧地咬住牙关,双手下意识地就拽着王一博的袖子,但王一博没理他。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意识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了方才还空白的脑海里。

他想,完了吧,才刚交的男朋友这就要没了。

他想,自己也不是故意瞒着的,谁会突然跟刚交往一周的对象提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装乖呢。

他想,生气也是正常的,大不了等他冷静下来再给他好好解释一下。

好歹是活了二十好多年的人,肖战好不容易总算让自己思绪回笼,比起刚才要冷静多了。

他觉得自己等了很久,像等待死刑审判的犯人,每一秒都艰难。

直到他听见王一博说:“你有这么好的车,为什么从来没告诉我。”

肖战呆滞了两秒,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的小男朋友不如常人般的思考方式,今天终于也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猛地抬头对上王一博的眼睛想要确认什么,却不料这一动作用力过猛,本来呛在眼眶里要落不落的眼泪一下子全都掉了下来。

他真的没想哭,但看上去就像哭得很惨似的。

王一博也没想到肖战一抬头会是这副模样,方才满腔的愤怒都好像给肖战这哗啦落下的眼泪给浇灭了似的,王一博一瞬间变得无措,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眼里似是掺杂着很多的情绪,似是有悔有怨,还有一些肖战也没有读出来的情绪。

肖战本想着先开口说点什么,颇为无奈地想着虽然这样想想好像自己才是受了委屈的那方,但还能怎么办呢,谁先道歉都可以,事情也不是非要争个谁对谁错才能翻篇。

何况这人是王一博,谁让这个人是王一博。

但他话刚起了个头,就被王一博用力地抱住了。

他听着王一博小声地道歉,说不是故意凶你。但王一博抱得很凶,肖战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但没有推开,只是不停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背,就跟哄人似的。

他们相拥了许久。直到背后传来几声刻意的干咳,肖战才猛地想起来自己那群被晾在了身后看了一整出戏的朋友。

他放开王一博,回头见友人C眼神飘忽,说战哥我们下一次再聚吧,肖战干巴巴地回了句好,就看着他们跟逃走似的跑了。

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今晚都是些什么事情呢,不仅被动地在男朋友面前掉了马,还被动地在朋友面前出了柜。

 

肖战拉着王一博转了个地方,毕竟在路边干站着实在是有些奇怪。他们在一处露天吧台坐下,相看两无言,王一博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面色还是冷冰冰的,让肖战有些琢磨不透。

“真生气了啊……?”肖战试探地问道,看着王一博摇了摇头却依旧默不作声,他有些泄气地自说自话了起来,“你生气也应该的,是我做错啦,我就应该早点告诉你……”

“没有对你生气。”王一博打断了肖战的话,垂下了眼睛,“气我自己。”

“你也是,下次不准再这样了,真的吓到我了。”肖战顿了顿,手覆在对方的拳头上,补充道,“而且我刚刚真的没哭,完全是误会。”

王一博这下才挪揄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不过你……真的这么喜欢我的车?”肖战又发问了,这不说还好,一说王一博的脸色仿佛又难看了些,肖战以为是自己又戳到了对方的点,他犹豫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那…给你也试试嘛,别生气了。”

爱车就像自己的老婆,平时哪是随便可以让别人去试的,肖战想着自己这般诚意满满,王一博该高兴些了吧?但幻想里会露出的兴奋神色并没有在王一博身上呈现,他甚至都没多考虑,直截了当地说了声不要试骑。

肖战被噎了一下,顺着王一博的话略一思索、感觉更不对劲了,他高声道:“你可不能这样不厚道啊老王!车子是不可能送你的!”

这回轮到王一博也被噎了一下,眉毛皱成扭曲的八字,表情和眼神里无不透露着“你在说什么”的疑惑和好笑。

肖战很容易无意识地就开始撒娇,这种现象在王一博和他日益飙升的相处时间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喜欢从下往上地抬眼看人,生气不满都跟在示好似的,有点可怜巴巴的感觉。

就跟现在一样。

王一博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上下扫了他几秒,最后定格在了肖战嘴边那颗小小的痣上。王一博心里一动,动作比想法更快地实施起来,稍一施力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带,准确地亲上了肖战还微微撅起的嘴。

这个吻其实很轻,但愣是把肖战炸得有点头晕目眩,他被放开后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就听到对方冷不防地问道:

“那你呢?”

“我……什么?”

“把你赔给我吧。”王一博一字一顿,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肖、老、师。”

肖战这下又炸了,想揪着王一博的领子问他知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叫老师真的很犯规。

 


06

后来肖战本想为自己尚未表露的一面道歉,王一博打断了他,问说你有做错什么吗?

肖战一时间竟回答不上来,然后他听到王一博很认真地说道。

“本来兴趣爱好和人的品性好坏与否就没有必然联系,况且我们相处了这么久。”

“你是怎样的人,我当然很清楚。”

“而且无论你是怎样的,我都会喜欢。”

这段话听着熟悉得很,肖战后知后觉这段话好像是他当初对着王一博说过的。


—end

评论(64)

热度(3020)